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新书网 > 三国之北境之王

第407章 远赴青州

三国之北境之王 | 作者:红场唐人 | 更新时间:2018-10-13 00:31:3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我的极品女老师绝宠毒妃:魔帝,很傲娇萌宝来袭:腹黑总裁偏执爱近身战兵-巅峰的神神秘老公,我还要超级兵王(步千帆作品)华山神门傲娇上司潜规则:嘘,不许动医妃无价,冷王的冥婚妻千亿挚爱:豪门总裁的心尖宠儿
  火忆方的发现,让韩湛欣喜若狂。要知道,他最初以为沮授能在半年内,摸索出配方已经算不错了。谁知仅仅用了半天的时间,居然就掌握了配方,随后还是威力不大的黑火药,但也聊胜于无了。

  虽说有了黑火药,又该怎么用于军事方面,对韩湛来说,又是一件令他很头疼的事情。若是无法用于军事方面,那么所研制出来的火药,就是鸡肋。没等韩湛想出好的办法,罗布便进来禀报:“启禀主公,郭军师求见。”

  韩湛望了一下外面的天色,发现天才蒙蒙亮,他不知郭嘉这么早找自己有什么事情。但以他对郭嘉的了解,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对方是不会在这种时候来打扰自己的,连忙吩咐道:“罗布,请他进来。”

  片刻之后,郭嘉就从外面急匆匆地走了进来。他先朝韩湛行了一个礼,随后情绪有些激动地说:“启禀主公,派到外面寻找石脂水的属下,已经派人来传讯,说他们已经收集了大量的石脂水,正运往邺都。”

  听到郭嘉说石脂水,韩湛还楞了片刻,随后想起对方说的是石油,不禁又惊又喜:“什么,找到石脂水了?”

  “是的。”郭嘉使劲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所说的话是真的。

  有了火药,又有了石油,若能将这两样东西合理运用,那么在接下来的战事中,韩湛觉得全天下应该找不到自己的敌人了。就在他沾沾自喜之际,忽然听到郭嘉问道:“主公,嘉听说昨晚炼制火药的工坊着火,不知是怎么回事?”

  “奉孝,情况是这样的。”韩湛听到郭嘉这么问,连忙将沮授通过炼丹方士,摸索出了火忆方一事,郭嘉详细讲了一遍,最后笑着说:“公与也是没有什么经验,他怕露水把火药打湿,居然把火药放在了火炉旁,结果就引发了这场火灾……”

  韩湛的话刚说到一半,忽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连忙冲着郭嘉说道:“奉孝,立即派人去通知运输石脂水的人,千万不可让石脂水靠近火源。”

  郭嘉一脸茫然地望着韩湛问道:“主公,这是为何啊?”

  韩湛有些哭笑不得地说:“奉孝,你有所不知,石脂水是天下最可怕的燃烧物,一旦燃烧起来,就算用水也无法让它熄灭。因此你一定要立即派人去叮嘱你的属下,让他们千万不要让石脂水靠近火源,否则会给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属下明白。”郭嘉听到韩湛这么说,立即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连忙起身说道:“属下这就回去派人送信。告辞了!”

  郭嘉前脚走,后脚就有人走进了韩湛的屋内。韩湛以为来的是罗布,便吩咐道:“罗布,你去告诉补丁,让他为本侯准备早膳……”话没有说完,韩湛便闻到了一股幽香,他连忙抬头一看,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并非是罗布,而是被自己冷落的夏侯云。

  韩湛连忙起身,走到了夏侯云的面前,握住她的手,关切地问:“云儿,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公子。”虽说夏侯云在人前,都是称呼韩湛为主公,但在私下里,她却跟着梨花等人称呼韩湛为公子。夏侯云红着脸问道:“宁妹妹随我义兄的大军出征一月有余,至今也没有半点消息,奴家心中甚是观念。正好从外面经过时,见公子的房中亮着灯,就进来看看,顺便打听一下是否有宁妹妹的消息。”

  赵云肃清青州四十万黄巾贼,并被封侯的消息,目前韩湛还不曾对后院的任何人提起,因此夏侯云对此事是一无所知。韩湛听到夏侯云问到了赵云和张宁,连忙干咳一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云儿,昨天本侯得到了来自青州的消息,你的义兄、我的大哥赵云,和张宁在青州以剿抚结合的方式,肃清了四十万黄巾贼。”

  “啊,四十万黄巾贼?”听到韩湛所说的消息后,夏侯云不禁吃惊地张大了嘴巴,因为这个消息实在时太惊人了。她用难以置信的语气问道:“公子,这都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韩湛点着头说:“为了嘉奖我大哥所取得的军功,圣上已经封他为关内侯了。”

  “关内侯?!”对夏侯云来说,韩湛所说的消息,一个比一个震撼。她听完后没有说话,而是盯着韩湛看个不停。

  韩湛见夏侯云目不转睛地盯着,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云儿,你一直盯着本侯做什么?”

  “公子,你告诉奴家。”夏侯云双眼带笑地问:“你方才所言,莫非是为了讨奴家欢心,而有意编造出来吧?我家义兄才出征一个月,怎么可能消灭四十万黄巾贼,还被圣上封为关内侯呢?”

  见夏侯云居然不相信自己,韩湛有些语塞。过了良久,他长叹一口气说道:“云儿,你觉得本侯会编造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来讨你的欢心吗?”

  夏侯云从韩湛说话的语气中,听出对方的不悦,有些意外地问:“公子,难道你所说的都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韩湛使劲地点了点头。

  “可是,”夏侯云依旧有些怀疑地说:“奴家也在军中待过,假如被我家义兄所灭的黄巾贼是十几二十万,多少还有一些可能。但是四十万,未免太匪夷所思了吧?要知道,我义兄带到青州的兵马,也只有六万啊。”

  “云儿,本侯说的都是真的。”见夏侯云依旧不相信自己所说的话,韩湛有些哭笑不得地说:“假如你不相信的话,本侯带你到青州走一趟,让你当面问问我大哥、你的义兄赵子龙,以及那位宁妹妹,一切不就清楚了吗?”

  “公子,你要带奴家去青州?”夏侯云听到韩湛这么说,眼睛里放出了异彩,“这是真的吗?不会是为了哄奴家高兴,而故意编出来的谎话吧?”

  火忆方的发现,让韩湛欣喜若狂。要知道,他最初以为沮授能在半年内,摸索出配方已经算不错了。谁知仅仅用了半天的时间,居然就掌握了配方,随后还是威力不大的黑火药,但也聊胜于无了。

  虽说有了黑火药,又该怎么用于军事方面,对韩湛来说,又是一件令他很头疼的事情。若是无法用于军事方面,那么所研制出来的火药,就是鸡肋。没等韩湛想出好的办法,罗布便进来禀报:“启禀主公,郭军师求见。”

  韩湛望了一下外面的天色,发现天才蒙蒙亮,他不知郭嘉这么早找自己有什么事情。但以他对郭嘉的了解,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对方是不会在这种时候来打扰自己的,连忙吩咐道:“罗布,请他进来。”

  片刻之后,郭嘉就从外面急匆匆地走了进来。他先朝韩湛行了一个礼,随后情绪有些激动地说:“启禀主公,派到外面寻找石脂水的属下,已经派人来传讯,说他们已经收集了大量的石脂水,正运往邺都。”

  听到郭嘉说石脂水,韩湛还楞了片刻,随后想起对方说的是石油,不禁又惊又喜:“什么,找到石脂水了?”

  “是的。”郭嘉使劲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所说的话是真的。

  有了火药,又有了石油,若能将这两样东西合理运用,那么在接下来的战事中,韩湛觉得全天下应该找不到自己的敌人了。就在他沾沾自喜之际,忽然听到郭嘉问道:“主公,嘉听说昨晚炼制火药的工坊着火,不知是怎么回事?”

  “奉孝,情况是这样的。”韩湛听到郭嘉这么问,连忙将沮授通过炼丹方士,摸索出了火忆方一事,郭嘉详细讲了一遍,最后笑着说:“公与也是没有什么经验,他怕露水把火药打湿,居然把火药放在了火炉旁,结果就引发了这场火灾……”

  韩湛的话刚说到一半,忽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连忙冲着郭嘉说道:“奉孝,立即派人去通知运输石脂水的人,千万不可让石脂水靠近火源。”

  郭嘉一脸茫然地望着韩湛问道:“主公,这是为何啊?”

  韩湛有些哭笑不得地说:“奉孝,你有所不知,石脂水是天下最可怕的燃烧物,一旦燃烧起来,就算用水也无法让它熄灭。因此你一定要立即派人去叮嘱你的属下,让他们千万不要让石脂水靠近火源,否则会给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属下明白。”郭嘉听到韩湛这么说,立即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连忙起身说道:“属下这就回去派人送信。告辞了!”

  郭嘉前脚走,后脚就有人走进了韩湛的屋内。韩湛以为来的是罗布,便吩咐道:“罗布,你去告诉补丁,让他为本侯准备早膳……”话没有说完,韩湛便闻到了一股幽香,他连忙抬头一看,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并非是罗布,而是被自己冷落的夏侯云。

  韩湛连忙起身,走到了夏侯云的面前,握住她的手,关切地问:“云儿,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公子。”虽说夏侯云在人前,都是称呼韩湛为主公,但在私下里,她却跟着梨花等人称呼韩湛为公子。夏侯云红着脸问道:“宁妹妹随我义兄的大军出征一月有余,至今也没有半点消息,奴家心中甚是观念。正好从外面经过时,见公子的房中亮着灯,就进来看看,顺便打听一下是否有宁妹妹的消息。”

  赵云肃清青州四十万黄巾贼,并被封侯的消息,目前韩湛还不曾对后院的任何人提起,因此夏侯云对此事是一无所知。韩湛听到夏侯云问到了赵云和张宁,连忙干咳一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云儿,昨天本侯得到了来自青州的消息,你的义兄、我的大哥赵云,和张宁在青州以剿抚结合的方式,肃清了四十万黄巾贼。”

  “啊,四十万黄巾贼?”听到韩湛所说的消息后,夏侯云不禁吃惊地张大了嘴巴,因为这个消息实在时太惊人了。她用难以置信的语气问道:“公子,这都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韩湛点着头说:“为了嘉奖我大哥所取得的军功,圣上已经封他为关内侯了。”

  “关内侯?!”对夏侯云来说,韩湛所说的消息,一个比一个震撼。她听完后没有说话,而是盯着韩湛看个不停。

  韩湛见夏侯云目不转睛地盯着,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云儿,你一直盯着本侯做什么?”

  “公子,你告诉奴家。”夏侯云双眼带笑地问:“你方才所言,莫非是为了讨奴家欢心,而有意编造出来吧?我家义兄才出征一个月,怎么可能消灭四十万黄巾贼,还被圣上封为关内侯呢?”

  见夏侯云居然不相信自己,韩湛有些语塞。过了良久,他长叹一口气说道:“云儿,你觉得本侯会编造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来讨你的欢心吗?”

  夏侯云从韩湛说话的语气中,听出对方的不悦,有些意外地问:“公子,难道你所说的都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韩湛使劲地点了点头。

  “可是,”夏侯云依旧有些怀疑地说:“奴家也在军中待过,假如被我家义兄所灭的黄巾贼是十几二十万,多少还有一些可能。但是四十万,未免太匪夷所思了吧?要知道,我义兄带到青州的兵马,也只有六万啊。”

  “云儿,本侯说的都是真的。”见夏侯云依旧不相信自己所说的话,韩湛有些哭笑不得地说:“假如你不相信的话,本侯带你到青州走一趟,让你当面问问我大哥、你的义兄赵子龙,以及那位宁妹妹,一切不就清楚了吗?”

  “公子,你要带奴家去青州?”夏侯云听到韩湛这么说,眼睛里放出了异彩,“这是真的吗?不会是为了哄奴家高兴,而故意编出来的谎话吧?”

  “这怎么可能是假的呢?”对于夏侯云的质疑,韩湛不耐烦地说:“比真金白银还真。”
三国之北境之王最新章节https://www.aituyun.com/sanguozhibeijingzhiwa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我的大小仙女一名隐士的前半生祖宗嫁到检验科变奏曲诸夏纪巫师自远方来最强主宰神帝冷王霸爱,天才小医妃里院重生都市仙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