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新书网 > 我的地产商生涯

第3卷 缘来不是梦_503、厉家被追债

我的地产商生涯 | 作者:辛辛龙 | 更新时间:2018-10-13 00:29:0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那些热血飞扬的日子(我的极品女老师)第99次离婚超级兵王(步千帆作品)冥冥之中喜欢你豪宠小萌妻:买个老婆回家爱兽妃凶猛:帝尊,请躺好!帝爵集团:爵少的大牌新娘宋缔异能小村长疯狂农民工
WWW.AITUYUN.COM ,最快更新我的地产商生涯最新章节!

  “黎绍棠呀黎绍棠,你还说没关系?他这个春节要自己出去旅行,他跟你说这事了吗?你一定又不知道这事。”魏红英知道黎小炜要自己出行的计划了,可她却忽略小炜已是成年人了。儿大不由娘,小炜只是腿残而己,并不影响他自由行动。

  “这不是他的个人计划吗?又不是工作上的事,他用不着跟我汇报呀?哎呀!我就是知道了这事,又能怎么样?能改变他计划的人是你。”我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就让魏红英夹枪带棒的呛我?难道她知道我和周颖的关系了,只是没说破我而己?

  “他说春节一放假就去上海,小煜跟我说的,估计年三十上午就走,真是有其叔,必有其侄。”魏红英是通过她女儿黎小煜知道小炜要出行去上海的。放假了,不该轻松一下吗?可魏红英将小炜视为不能自己照顾自己的人,一百个不放心小炜自己一个人外出。

  “嗯,那我明天上班问问这事,我挂了。”魏红英再没别的事最好。

  “你要跟他说,不许他春节去上海。”魏红英这是担心小炜和吕艳茹在上海约会,悄悄做下过火的事来,到时就不可收拾了,而小炜先是求我传话给林水桃,让吕艳茹提前放假回家,继而向小煜透露他要去上海,估计未必是真的。这小炜居然跟她老妈玩起射东击西的游戏来了,想必是为了两人能有两、三天时间在一起,然后生米煮成熟饭了。

  魏红英挂电话后,我拨了小炜电话,问他春节期间一个人去上海干吗?林水桃已经同意吕艳茹提前两天放假了,他不必去上海的。

  小炜说他去上海不是为了见吕艳茹,吕艳茹家在市内,春节期间是要回乡下跟自己父母过年的,哪里还会在上海等他?他去上海纯粹是为了散散心,排解一下内心的苦闷?我问他有什么苦闷?家里又不用他给伙食费,他自己再怎么也花不完自己的工资和奖金。

  “我网恋了不行吗?你想小三婶了,不一样飞伦敦约会去?”小炜就是不说自己的“阴谋”,反而以我想念杨柳就飞伦敦为例“批评”我,好象他真是我带“坏”似的。

  “你网恋谁了?别让人给忽悠了哟!哎呀!这事你妈可担心了,上海不许去。”我对小炜复述了魏红英的意思。

  “我网恋谁是我的事,让人给卖了更好。上海我去定了,年三十不方便,就年初一走,总之,到时你如果也去上海,你得请我吃大闸蟹。”小炜说非去不可,好象他真网恋了。可小炜最近两个月,他是真网恋了,天天跟吕艳茹视频,两人因为可以视聊天,吕艳茹才没有请假回家看小炜,他说的网恋对象就是吕艳茹,哪里还有别的网恋对象?

  周一一早,我送周颖去桐江花园上班后来到龙潭大厦,小炜迟到九点才到公司,看到新采纳的分红方案,他问我是真分给他钱?还是假的?我说是真的,林水桃也分了八万,要他记得谢何灵和莫蓉她们,因为有了她们的努力,他才能分到收益。

  “但是投资的钱是你出的哟!”小炜非得问清楚了。

  “三叔投入的钱,你就不能按股分红了?当时又没说是虚股,往后还会这样的,你可别让人给骗了钱,外面骗子太多了,上海也不例外,个个都骗术高超的,你可得想好了才能考虑去不去?就不要去嘛!小吕会提前两天放假的。”我一再提醒小炜。

  小炜不当一回事,对我笑眯眯的,再次谢了我,说有八万元分红在手,他这个春节也过肥年了,可惜吕艳茹要回乡下,不然,两人一起过春节多好。

  “你家伙,你可别气你三叔,自己的钱自己可得管好了。”我将新采纳的分红方案给了他。小炜签了名后,问是他送回新采纳公司?还是让新采纳公司派人过来拿回去执行?

  “你有空,你就亲自送给莫总,没空就叫个人来取回去,但你得将方案装到信袋里,不能让其他员工看到,去吧!”小炜要按自己的想法生活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有什么好干涉的?经过我和林水桃的配合,小炜和小吕是无法经常见面了,但是正是因为两地分居,两人的感情更深,这是魏红英始料未及的事,也更加出乎我和林水桃的意料。

  小炜回财务部后不久,过去在龙潭大厦二十二楼办公的厉鹰集团资产管理公司的法人、李青去老婆厉以蓓来到我办公室。她告诉我,根据破产企业资产清理程序,公司资产全部清理结束后,法院已于今天查封公司各股东个人资产,包括厉以东、厉以南兄弟俩的两处商品房和厉成功的三处商铺,还冻结了全部股东四人的个人账户。

  厉以蓓本人因厉鹰集团公司早前由她母亲蔡怡吸纳了她的股份,她才没有在列受控,厉以南的老婆周随红也因为不久与厉以南离了婚而幸免于难。厉家剩下的债务是经市清债领导小组多方努力,才减至两千六百多万的,其余非属于厉家承担的债务分别落在了柯老七、陈新、魏焕新等人的身上,陈新的资产也被冻结了,柯老七被起诉。

  但是,厉以东和厉以南的个人账户上没钱了,冻结了也没用,厉成功和蔡怡的账户上也仅有五、六万元,是厉以东跳楼后的商铺出租所得。法院查封的两套商品房和三套商铺的拍卖价,大约可拿回一千两百万,那么厉家的实际债务尚余一千五百万左右。

  “几个大债权人春节期间可能盯着你和青云,老爷子的生活,你得让东安帮帮他,你们就不要去花木场了。香江花园的事,春节前还不算急,你办完集团公司注销,再过来上班也不迟,我已经跟徐总说了,先负责打理香江公司的财务。”将厉以蓓的股份和豪格酒店的经营权从厉鹰集团公司剥离出来,是厉以东跳楼前的安排,也是让死去的戴小丹给逼的。

  “这样呀?那我过了年再上班呗,以茜周五就搬到我家了,我和会计先去法院了,给你拜个早年,过年好。”厉以蓓说完站起来,连茶都没喝,眼圈红红的。

  “好,谢谢。”我送厉以蓓出来,网代分部在我公司会议室的周会结束了,员工们正陆续离开坐电梯回六楼。如果没有我及时安排新的花木场,厉成功、蔡怡这个春节可难过了。

  厉以蓓进电梯后,我返身走回公司大门口,前台文员将春节期间各项目的值班安排和节日开支报告交给我,我站着看过后,就在前台直批了交给她。

  厉鹰集团就这么结束了其使命,总的看,厉以东不至于因此跳楼的,但是近两年前,厉以东就跳楼走了,这是既发事实。原以为厉以东是让苏洪起和冯雅芝给逼的,结果苏洪起案年初结案了,与冯雅芝有关的翡翠嘉年华也被处置了,事情并非如此。

  时近中午,我准备回桐江花园午饭时,有一些得到消息的人追债追到龙潭大厦来了,但是厉以蓓两个小时前和会计去法院了,再怎么追,也该等到法院拍卖了厉家的最后一点物业才追股东个人吧?追到这里来有什么用?厉鹰集团资产管理公司都快要注销了。

  我下楼回桐江花园时,厉以东曾经的舅梁玉宏拨了我手机,希望我年前将他所有的工程尾款都结算给他,我问是多少?梁玉宏说大约有六十来万。我说还没看到财务的报告,如果急,我个人先给垫付出来,梁玉宏谢了我,其实,梁玉宏急需的六十万,是厉以东过去以梁玉蓉名义打的借条,债权人追到梁家去了。

  为节省时间,我就近在建行给梁玉宏打了这笔借款,是从我的私房钱账户打出去的,没跟梁玉宏要借条。打完款,我给梁玉宏微信了,梁玉宏说过了年再用工程尾款兑回这笔借款,我说不急的,问他老爸和梁玉婷的情况。梁玉宏简要说了一下,梁玉婷春节期不回家。

  去年春节梁玉婷带“男朋友”去三亚度假了,意外碰上了我和米丽,今年又不回家,该是有新男朋友了,她嫁了也好,怕就怕梁启松在省城的合作分成春节时结不了账,结不了账的话,梁家被追债,也只有梁

  (本章未完,请翻页)

  玉宏能还了,但是我一时想不到这一点。

  时近一点回到桐江花园海涛湾,林水桃和周颖也过来一起午饭,还没开饭,都在客厅等我。我进门抱儿子晓庚不久,上午从黎绍芝那里得到晓庚随我回家的消息的魏红英,一个人也奔桐江花园海涛湾这边来了,还带了一些礼物过来。

  何昕一瞧也有她的份,高兴得又蹦又跳,一再谢魏红英这个姆妈。看到我怀里的晓庚,魏红英抱过去亲了又亲才放下,让林水桃抱着。一会将我叫上二楼审问我说:“黎绍棠,你老实跟我说,晓庚有点象你小时候呢?你和小杨生的?”

  “这还用说吗?当然是我和小杨生的了,但是,先先说不能讲是我们生的,而是收养的才好。”我相信,黎绍芝一定只说了一些情况,并没有告魏红英全部,怕走漏了消息。

  “哪个先生说这种话,是谢光头?你别听他胡说八道。”谢光头戴假发,让客人以为他是谢长发,这事我都不知道,而魏红英知道。

  “当然不是他说的了,是吉隆坡尚先生说的,是给小杨选了湿地公园旁那块地皮的那个尚先生说的,何灵和阿桃生的也是你侄子,你可得一视同仁,没给晓颖和晓东带礼物吧?”我又叉开话题。

  “晓颖不是不在这里吗?晓东还小呢?吃年夜饭再送。”魏红英大笑开来,她还真的只给晓庚和何昕带礼物。晓庚的生父就这么让魏红英给认定了。的确,晓庚长得像我小时候,那么晓颖、晓东像我也不奇怪呀!虽然他们是林水桃和何灵生的。

  两人从二楼下来,楼下众人已经就坐了,我说辛苦林姨了,林姨说何灵早回家准备了,林水桃问魏红英说怎么搞起突然袭击了?好在人多,有这么多菜?魏红英说她一到晚上更忙,今中午不过来,时间更难得。忽然发现周颖也在?魏红英双眼一亮,做出愕状,周颖说她这几天都在桐江花园这边上班,所以就近跟老板吃个饭。

  何灵笑了笑,让魏红英坐主位旁我而坐。我说厉鹰集团这几天就注销了,法院查封了厉家的个人物业,厉成功的几万元也给冻结了。魏红英听后一声叹息,说厉以东没钱也铺张,与他一起投资的陈新、柯老七等人全是投机家,都不知道是谁害了谁?

  “不赚钱就掉头,早听崔之龙的话,分了枫景新都花园三期,梁家一点事都没有。”林水桃一早听了李梅的审计汇报,枫景新花园三期其实毛利不到一点五亿。

  “梁家有事吗?”我晃了一下神。

  “梁玉宏让洪经理放他两套房,不欠钱放什么房?”林水桃得到的消息也就这么多,我还是没想到梁家也被一些小债权追债。

  吃了饭,周颖先回桐江花园营销中心办公室去了,魏红英吃过饭后水果后,她将林水桃叫到一边说了一会话才回去。林水桃事后跟我说,魏红英居然想将她的分红放给她代为“贷”出去?我说:“我以前跟她解释过了呀?她怎么还找你?”

  魏红英今天其实是这了找林水桃说这事才找到这里来的,林水桃说:“我跟她解释清楚了,我们的网代部不接受私人放贷,全是正规手续,有了债权纠纷,全由追债公司分担。”

  “这么说,大姐没跟她说过我和周颖的关系呀!”周颖仍叫魏红英魏局长,魏红英也仍叫周颖“周总”,因为周颖刚才的解释是合理的,既然是在这里上班,跟自己老板吃个饭,也属于正常呀!更何况林水桃和何灵都在?

  “要不要让大姐暗示一下魏局长?”林水桃提议说。

  “先不要说。”还有六天就过年了,是该揭幕了吗?昨晚和周颖在皇家公寓琴瑟和鸣时,周颖似乎并不反对,女方先见男方家人,要是有什么事还可挽回的,不至于那么难办。

  我和林水桃都在海涛湾小歇时,李梅带着会计打车过来了,她们今天下午要在这边审核桐湾都会的支出情况,就剩这一块的工作了。

  (本章完)
我的地产商生涯最新章节https://www.aituyun.com/wodedichanshangshengya/,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又见梨花成雪罪爱缘来是你三国之烽烟万里蝶证:鬼美人杀人事件蛮荒新世界1627崛起南海养母难为婚谋不轨:老公不太乖锦衣昼行第一娇